當前路徑: 弘揚航天精神 建設航天強國 > 正文

【弘揚航天精神 建設航天強國】“假如有來生,我還要搞導彈!”

時間:2024-04-09       來源: 航天三江

  今天,我們來到傳承弘揚航天精神教育基地第八站——中國航天科工航天三江四部黃緯祿精神講堂。

  1999918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五十周年前夕,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隆重表彰為我國“兩彈一星”事業作出突出貢獻的23位科技專家,并授予他們“兩彈一星”功勛獎章。其中一位就是黃緯祿。

  黃緯祿是誰?我國“兩彈一星”事業,在他身上有著哪些鮮為人知的故事?

  這里是中國航天科工航天三江四部。今天,讓我們一同走進位于北京市門頭溝區科技園內的“黃緯祿精神講堂”,靜靜聆聽黃緯祿“導彈人生”的故事。

第一篇章:留學歸來 研發導彈

  黃緯祿是著名的火箭與導彈控制技術專家,是我國航天事業的奠基人之一。

  1943年,懷揣著“科學救國、工業救國”理想的黃緯祿歷經6個月的輾轉漂泊,終于到達英國利物浦碼頭,踏上了留學之路。

英國留學的黃緯祿(左二)

  恰逢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異國他鄉的生活殊為不易。那時,德國不斷用V-1導彈襲擊轟炸倫敦。直到有一次,黃緯祿實習的辦公室被炸,自己也險些喪生,黃緯祿第一次深切感受到了導彈的威力。戰爭結束后,黃緯祿走進倫敦博物館,一枚被拆解后的V-2導彈吸引了他的注意。他久久地盯著導彈的剖面,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

  要是祖國也能造出這樣的導彈就好了!

  導彈人生的種子,就此萌發。

  1957年,回國后的黃緯祿加入剛剛成立一年的國防部五院,擔任中國第一枚仿制型號東風一號控制系統設計組組長,圓滿完成了型號的設計與研制任務。

黃緯祿加入國防部五院

  天有不測風云,“文革”期間,黃緯祿也受到波及,不得不“靠邊站”。但他始終放不下自己熱愛的導彈事業。在那段艱難的歲月里,黃緯祿忍辱負重,每天堅持到工作現場,給大家倒茶水、送儀器、干雜活、做記錄,以便多接觸技術工作,多提工作建議,想方設法使我國的導彈事業少受一點兒損失。

  從1957年到1970年的十余年間,在我國首枚“爭氣彈”東風二號,首枚兩彈結合東風二號甲,東風三號,以及中遠程導彈東風四號和洲際導彈東風五號的研制過程中,黃緯祿都以型號副總師或控制系統負責人的身份在其中作出了非常重要的貢獻。

第二篇章:不畏艱難 剜肉補彈

  上世紀60年代,毛主席發出“核潛艇一萬年也要搞出來”的偉大號召,我國首枚固體潛地導彈“巨浪一號”的研制在內蒙古大青山腳下拉開了序幕。

  1970年,“巨浪一號”總體研制單位由內蒙古遷至北京,并任命黃緯祿為技術總負責人,這是黃緯祿從液體型號控制系統總設計師到固體型號總設計師的一次重要角色轉換。

  從零開始、跨代規劃的兩級中程固體潛地導彈帶給了黃緯祿巨大的壓力,但從未阻擋他前進的腳步。為了提前釋放巨浪一號試驗彈和模型彈的砸艇風險,19707月,“巨浪一號”全尺寸模型彈入水試驗即將開展。盛夏,火爐般的南京長江大橋上,烈日暴曬導致模型彈殼體內的操作環境異常嚴酷,經過十多次輪換,幾位壯小伙子已經大汗淋漓、筋疲力盡。年過半百的黃緯祿毅然鉆進50℃的鐵質彈筒,與試驗隊員一同接受“烤驗”。  

1970年黃緯祿在南京長江大橋的合影

    研制工作涉及109個研制單位,涵蓋全國19個省市、10個工業部門,統籌調度和協調管理的難度可想而知。1979年,研制工作遇到棘手問題,各方面工作陷入困局,黃緯祿果斷組織召開首次總師擴大會,提出“有問題共同商量、有困難共同克服、有余量共同掌握、有風險共同承擔”的“四共同”原則,成為航天系統型號研制領域溝通協調的金科玉律,也使“巨浪一號”成為舉全國之力協同攻關的典范。

1982年10月12日,巨浪一號首飛成功

  19821012日,寂靜的渤海灣上空,伴隨著驀然躥起的巨大浪花,一條“巨龍”躍出海面,直沖天際?!熬蘩艘惶枴钡某晒Πl射,使中國成為了世界上第五個具備二次核打擊能力的國家。  

總師擴大會議上,黃緯祿忍著消化道出血引發的疼痛,耐心傾聽技術人員的意見

  成功的背后,黃緯祿一直飽受病痛的折磨。19822月初,巨浪一號沖刺階段的第四次總師擴大會議上,黃緯祿開始發燒便血,當意識到有可能是長期胃潰瘍導致的胃出血,“有辦法”的黃緯祿竟然靠著止血藥強忍病痛,直到5天后會議結束才去醫院。十二指腸球部潰瘍、尿道結石、心臟病……長長的診斷單讓醫生十分詫異,眼前這個消瘦的老人竟然還能挺住。

  巨浪一號發射成功的那一年,66歲的黃緯祿一共減重11公斤。大家都說:“黃老總這是把自己身上的肉剜下來,補在了導彈上?!?/span>

第三篇章:寵辱不驚 只為導彈

  作為“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全國先進工作者”“杰出科學家獎”“‘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等榮譽的獲得者,黃緯祿一直說:“我雖然做了一些工作、取得一些成績,但不是我個人的,航天工程不是一個人或少數幾個人可以完成的,需要大家共同的努力才能完成?!?/span>

  他總是對各種獎勵“退避三舍”,“成績面前,盡量考慮別人的貢獻;失敗了,盡量考慮自己的責任?!?/span>

  1999年推選“兩彈一星”功勛獎章候選人時,黃緯祿主動提出把對自己的提名撤下來,他說:“功勞是大家的,不能因為我是總師,就把榮譽歸到我的頭上?!庇捎邳S緯祿態度堅決,院黨委只好推選其他人,但考慮到該獎的重要性,最終還是授予了黃緯祿“兩彈一星”功勛獎章。

  黃緯祿深受航天系統內外廣大技術人員、工人、干部及部隊指戰員的尊敬和愛戴,大家稱贊他是“國防科研戰線上的英雄”、“老專家中的活雷鋒”。面對榮譽,黃緯祿從容淡定,始終保持著謙虛謹慎的態度,在自己的崗位上繼續奮斗。

第四篇章:耄耋之年 不忘導彈

  1989年,火焰山上的技術陣地,沒有人煙,鮮見飛鳥,只有駱駝草在頑強地生長,黃緯祿正頂著40攝氏度的高溫勘察數據。嘴唇干裂出血,肩膀脖子曬得黑紅,汗水與細沙混在一起讓人倍感難受......整整45個晝夜,排除一個又一個難題,力保試驗成功。  

  已過古稀之年的黃緯祿本可以離開崗位,安享晚年,而他卻經常拖著多病之軀、不辭辛苦,奔走于導彈火箭的試驗現場,戰斗在沙漠戈壁的最前線。

  晚年的黃緯祿始終關心著導彈的研制和航天事業的發展,關注著中國航天領域的每一件大事。每當上級和學生到家中探望,有一句話總是掛在他的嘴邊:“多想再去一次發射場,再看一次導彈騰飛?!薄 ?/p>

黃緯祿與航天員合影

  2011年,即將走到生命盡頭的黃緯祿反復進出醫院。時至7月,病情嚴重的黃緯祿已經完全臥床,此時南華大學組織的一個“兩彈一星”夏令營到訪北京,要訪問“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獲得者,但約定的幾位獲獎者均因各種原因無法到場。黃緯祿在推辭的過程中了解到組織者的難處,不顧病重依然同意接受采訪。為了滿足師生們迫切期盼得到他題字的愿望,黃緯祿在女兒黃道群的幫助下,顫顫巍巍寫下了此生絕筆——傳承“兩彈一星”精神,勇挑民族復興重擔。  

  同年1123日,飽受疾病折磨的黃緯祿帶著對導彈事業的萬千眷戀,走完了近一個世紀的壯闊人生,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話是:“假如有來生,我還要搞導彈!”

  2021年,航天三江四部將黨史學習教育與歷史文化傳承相結合,在門頭溝科技園內打造黃緯祿精神講堂,與不遠處的黃緯祿雕像、巨浪出水雕像遙相呼應。講堂通過圖板、實物、影片、手工(油畫、十字繡、剪紙)等多種形式生動呈現黃緯祿院士波瀾壯闊的一生,弘揚以愛國主義為底色的航天精神。

  講堂建設過程中充分考慮“互動式”“沉浸式”體驗,為參訪者提供開展主題黨日、黨課宣講固定場所,探索打造“青年化”教育形式。自建成以來,共吸引來自上級機關、兄弟單位、各大高校和中小學等不同領域的130余批近4000人前往參觀學習,成為四部黨支部主題黨日、青年精神素養提升、新員工培訓的核心陣地。  

  2023年中國航天日到來之際,來自北京市育英小學航天校區“緯祿4班”的40余名師生懷著無比敬仰的心情走進黃緯祿精神講堂,帶著對未來的無限憧憬,在黃緯祿院士雕像前共同唱響歌曲《紅星閃閃》。

  “有一顆星亮晶晶,照耀我的心靈......”我們依稀看到,精神的偉力化作希望的種子播撒在幼小的心靈深處,在信仰的加持下生根發芽,孕育強國強軍的未來和希望。(文/郭光光)